“烧散煤被拘”到底是怎么回事? 环保与民生如何平衡

浏览: 作者: 时间:2019-07-25
12月8日的短短数小时内,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拘留燃烧散煤用户”事件经历了一波三折。

曲阳县清理城中村散煤。(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曲阳环保”)

侨报网讯】12月8日的短短数小时内,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拘留燃烧散煤用户”事件经历了一波三折。

12月8日午间,由曲阳县环保局官方微信公号“曲阳环保”发布的一则题为《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的通报开始广为流传。该消息称,“自2018年11月26日开始,县公安局环安大队配合国土局、综合执法局、恒州镇政府、赵城东村委会等部门共计查处违规燃用劣质散煤人员34人,其中32人为初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对其本人给予治安训诫处罚,家中散煤全部没收;其中赵某某、赵计某2人不听劝导,二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给予其治安拘留处罚。严厉打击了城中村散煤燃烧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该文同时配有两张面部被打了马赛克的被拘人员照片。

微信截图_20181209150700

曲阳县执法部门拘留两名用劣质散煤取暖的人员(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事件一经曝出,引发舆论大量谴责,两三个小时之后,上述消息被发布者删除。

与此同时,一位曲阳县大气污染治理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对此事作出澄清称,《曲阳县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劣质散煤管控的通知要求》是根据保定市的相关要求制定的劣质散煤管控方案,经与公安部门沟通,该通知具有法律效力,要求全县范围内严禁使用劣质散煤。该工作人员称,禁用劣质散煤工作已通过张贴通知、发放纸质通知、广播说明等方式告知村民。且根据要求,村民不是不能使用煤,是应该使用清洁煤。对于违规使用劣质散煤的村民,第一次发现只是训诫和劝其改正,不听劝阻继续使用者才给予治安拘留。

该通报中提及的治安拘留处罚的正当性遭到广大网民质疑:

微信截图_20181209150451

网民评论(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但当天19时许,曲阳县人民政府官网发布情况说明,部分推翻了大气办工作人员的说法。

官方情况说明称,微信消息内容有误,系工作人员失误所致。“我县没有对燃用劣质散煤人员进行过拘留。文中所称‘赵某某、赵计某2人不听劝导,二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给予其治安拘留处罚’,实为2人燃用劣质散煤后给予了批评教育。文中2张图片实为12月6日因非法排污接受询问的张某某、王某某照片。”

官方通报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通过“取缔无照经营煤炭摊点”、“铲除劣质散煤生存空间”等举措,截至11月初,曲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年内共出动执法人员480余人次,取缔无照经营摊点118户,清理煤炭25万吨,扣押铲车6辆,拆除清理设备53台。截至12月2日,曲阳县城中村共清理散煤1736.65吨。

但据上海澎湃新闻报道,曲阳县赵城东村村民表示,之所以有人冒险用烟煤,原因是“烟煤冒火大、为了暖和”。

据《河北省2018年冬季清洁取暖工作方案》中明确的目标任务,曲阳县今年电代煤户数2597户、气代煤3200户。但据村民表示,该村天然气管道在去年取暖季之前就已开始施工,但一直未能通气,且“天变冷了才开始施工,夏天没施工”。曲阳县近日的最低气温已降至零下10度左右。上述村民证实了多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会被拘留,“第一次逮住你了教育教育,第二次就不行了,第三次就拘留你”。

从曲阳县发布的消息来看,今年下半年以来,该县曾在多次工作会议上强调从严从重处罚散煤销售。曲阳县于今年9月发布的《关于严禁运输经销使用劣质散煤大力推广洁净型煤的公告》要求在全县范围内禁售、禁储、禁运劣质散煤,推广洁净型煤。对使用散煤或为经营、销售和非许可使用散煤者提供场地的,严肃查处。对阻碍执法人员依法执行公务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规定依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加强民用散煤的管理,禁止销售不符合民用散煤质量标准的煤炭,鼓励居民燃用优质煤炭和洁净型煤,推广节能环保型炉灶。”至于如何对销售和使用散煤者进行处罚和追责,并未明确。

曲阳县之所以加码整治散煤,或与今年因大气污染防治不力被生态环境部约谈有关。

6月11日至7月8日,生态环境部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开展了两轮大气污染治理强化督查,发现各类大气环境问题5204个。8月初,环境部约谈5个县市区的政府主要负责人,保定曲阳县是其中之一。据媒体报道,曲阳县县委副书记、县长石志新曾在会上“喊冤”:“曲阳县不属于华北地区的禁煤区,按照去年的规定,要优先保证群众过冬供暖。同时曲阳县还是个半山区县,山区面积占全县的70%,这70%的面积里既不通气,改电也需要电力增容,所以还没有全面拆除小锅炉。”

澎湃新闻评论称,环保执法不应抽离民生需求。曲阳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位于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粗暴的散煤治理模式下,群众能否长期承受大规模煤改气、煤改电后增加的取暖成本?这又是另一重现实难题。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去年冬季,在煤炭大省山西曾发生忻州市一建筑工人因燃火取暖被拘留5日、临汾市一男子因驾驶三轮车卖散煤被行拘的两起事件,此类处罚是否有充分的法理依据曾引发热议。环保治理升级叠加官方定调的北方采暖季“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宜煤则煤、宜热则热”确保群众安全取暖过冬,环保治理从“严”与群众实际取暖需求之间如何平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