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捐献——生机OR危机?

浏览: 作者: 时间:2019-07-23
2018年发表在“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and Infection Control”上的一篇中国文献发现:肾...

2018年发表在“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and Infection Control”上的一篇中国文献发现:肾源来自心源性死亡患者(DCD)的肾移植术(KTx)后3个月内CRKP-BSI的发生率约为1.1%,其预后极差,因此有必要通过对DCD捐献者进行全面监测,尽早发现CRKP-BSI,以便及时采取相应防治策略。

 

中国一家医院发生的以心源性死亡患者为供体的肾移植术后并发耐碳青霉烯肺炎克雷伯杆菌血流感染事件的流行病学:一系列案例分析

 

背景

 

虽然其高死亡率已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报道,但很少有研究调查由心源性死亡(DCD)患者提供肾源的受体在肾移植(KTx)术后早期并发耐碳青霉烯肺炎克雷伯菌血流感染(CRKP-BSIs)的流行病学。我们试图描述本院移植肾源来自DCD患者的肾移植受体(KTRs)中CRKP-BSIs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

 

 

方法

 

我们对2012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中国北京一家医院收治的KTR患者术后发生CRKP-BSI的临床资料进行了回顾性分析,确定了CRKP患者的年度百分比,每年肾移植患者的总数以及其中接受了由DCD患者提供肾源的移植者的数目,并通过聚合酶链反应和脉冲场凝胶电泳(PFGE)来确定菌株的遗传相关性。

 

 

结果

 

在研究期间,我院共有947例KTRs,其中275例KTRs 的肾源来自DCD患者。在KTRs中发现了5例CRKP-BSI患者,其中两例(案例1和3)来自同一家外国医院。肾源来自DCD患者的KTx后早期(移植术后3个月内)CRKP-BSI的发生率约为1.1%(3/275)。在病例1-3和病例5中,分别在肾移植术后第40天,第16天,第43天和第74天出现了肾移植动脉破裂,而在病例4中,肾移植术后第13天出现了肾移植动脉血栓。 3例患者(病例1,2,5)在肾移植术后第45,51和32天发生了气胸。4例患者(病例1-4)最终只能切除移植肾以进行治疗。聚合酶链反应显示病例2(分离出的CRKP)的条带与其他病例分离出来的不同。脉冲场凝胶电泳则显示所有的分离株主要有三条谱带。

 

 

 

结论

 

在研究期间,我们观察到本院DCD患者所捐肾脏移植受体中CRKP-BSI的发生率有所增加。我们证实,以DCD患者为供体的肾移植术后早期阶段发生CRKP-BSI与肾移植动脉的破裂/血栓相关。虽然以DCD为供体的肾移植术后CRKP-BSI的发生率很低(1.1%),但此类患者的预后观察显示其死亡率很高(4/5)。通过对DCD捐献者进行全面监测,尽早发现CRKP-BSI,进行必要的预防性措施以及采用适当的治疗方案应当作为以DCD患者为供体的肾移植术后早期CRKP-BSI的防治策略。

 

参考文献:Wang, Y., et al., Epidemiology of carbapenem-resistant Klebsiella pneumoniae bloodstream infections after renal transplantation from donation after cardiac death in a Chinese hospital: a case series analysis.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 Infection Control, 2018. 7(1).